内蒙古十一选五杀号技巧公式|新版的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

毛澤東與青島:暢游第二海水浴場 五次乘車游覽市容

2019-12-26 14:18:10來源:青島日報/青島觀/青報網作者:

  1957年7月12日,這是載入青島史冊的日子。中午12時,在青島流亭軍用機場,青島人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迎來新中國的締造者——毛澤東。下午1時許,毛澤東在舒同等陪同下,神采奕奕、滿臉微笑地走進迎賓館。毛澤東來青后,中央領導劉少奇、周恩來、朱德、陳云、鄧小平、李先念、彭真等陸續集會青島,與毛澤東一起商討經國大計。他們都住在八大關療養區。

  布置小涼亭“會場”

  7月13日上午,毛澤東在工作人員陪同下,來到第二海水浴場。進門左側前排第二座小涼亭,就是當年中共中央青島會議的會址。會場所以選在這里,原因是中央其他領導都住在八大關療養區附近,開會方便。另外,毛澤東喜歡游泳,這里開會后可游泳,游泳后可開會。工作人員在征得毛澤東同意后,暫時將會場定在第二海水浴場岸邊的小涼亭。

  為減少外界對會場的干擾,又不失卻海水浴場藍天、沙灘、碧水渾然一體的獨特景致,警衛人員想出了一個絕妙的主意,把竹簾子掛在亭子四邊,外面看不清里面,里面的人卻能透過竹簾縫隙看清外面的景色,就像置身于“天光云影”的大自然中,別有一番情趣。

  毛澤東下榻迎賓館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親自查看布置會場。他親自指揮工作人員把涼亭內的藤椅、藤幾重新布置了一番,擺成了家庭客廳式。

  在這個小涼亭內,曾經聚集了中共中央幾乎全部最高層領導人。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鄧小平、陳云、李先念、彭真、羅瑞卿等曾幾次在此暢談,決策國家大計。

  7月17日上午,周恩來總理和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北京市市長彭真在向首都高等學校畢業生作完報告后,與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劉少奇、中共中央總書記鄧小平等黨和國家領導人飛抵青島。同日,國家副主席朱德也抵青。

  下午1時,中央政治局委員們陸續進入小涼亭,圍坐在毛澤東藤椅邊,召開了在青島的中央政治局委員會議。

  主持召開中共中央青島會議

  中共中央青島會議包含政治局常委會議、政治局會議及部分省、市委第一書記會議,先后共12次。這些會議是針對毛澤東起草的《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勢》一文進行討論,毛澤東根據會議討論的要點進行修改。這篇文章是進一步部署反右派斗爭。

  毛澤東在青島召開政治局會議和部分省、市委第一書記會議,青島市委領導大多沒有資格參加。但是,毛澤東寫的《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勢》一文,卻發給青島市委,征求市委領導同志的意見。

  7月30日,部分省委、市委第一書記會議結束。毛澤東在青島起草的《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勢》一文,經過多次討論和修改,寫完第十稿后定稿。毛澤東批示鄧小平“此是最后定稿,請你提交政治局批準。如有修改,請告知。如無修改,即可發出。”

  經鄧小平提交政治局批準,這篇文章在青島即發給全黨,后來收錄在《毛澤東選集》第五卷上。文章把階級斗爭提到了一個新的理論高度,使這次會議對以后的歷史產生了重大影響。文章中也包含一些精辟的論述,例如:“我們的目標,是想造成一個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紀律又有自由,又有統一意志、又有個人心情舒暢、生動活潑,那樣一種政治局面,以利于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較易于克服困難,較快地建設我國的現代工業和現代農業,黨和國家較為鞏固,較為能夠經受風險。”這是毛澤東自一九五六年以來,在探索從政治上建設一個什么樣的社會主義國家中得出的重要成果。

  在第二海水浴場暢游

  7月16日下午4時,毛澤東乘車來到第二海水浴場,第一次在青島暢游大海。

  游泳前,毛澤東沒有進更衣室,只是在沙灘上放了張床,豎起一把太陽傘。他慢慢脫下衣服,放在床上,然后帶著挑戰的姿態,凝望著海天一色,走進大海。走到水齊腰處,他向身上撩了幾把水,接著便俯身向前游去。毛澤東仰泳游得很快,泳技很高超,他時而側泳,時而仰泳,時而一動不動地仰臥在水面上。他在水中游了近1個小時,累了就仰臥在水面,伸展開四肢,進行太陽浴,好像睡著了似的,根本就不需要救生圈,完全是一副“勝似閑庭信步”的氣派。

  毛澤東曾六次在第二海水浴場游泳,每次都游1個小時左右。先后陪同游泳的有朱德、烏蘭夫、舒同,還有江青、李訥、李敏、毛遠新等。

  到肖勁光家做客

  女兒李訥曾回憶,父親毛澤東很少到別人家吃飯,這也是父親的一個特點。可是1957年,她們一家卻去海軍司令員肖勁光大將在青島的寓所吃了一頓家庭便宴。這是父親的一次破例,對這件事她印象很深。

  原來,8月1日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30周年紀念日。30年是大慶,中央軍委決定海軍在青島舉行海上閱兵,接受中央領導檢閱。在建軍節前夕,肖勁光來到青島基地檢查海上閱兵準備工作。去迎賓館看望毛澤東時,他扼要地匯報了青島基地建設和海上閱兵準備情況。肖勁光說,海軍經過近8年的建設和訓練,裝備方面有很大進步,技術、訓練水平也有很大提高。這次在青島舉行海上閱兵,空、潛、快主要的海軍兵種都要出動。

  毛澤東聽后很高興,當即表示要看看海軍。毛澤東對肖勁光說:“回去告訴你老伴,叫她親自給我做幾個菜。”接著,他說了幾個菜名“麻醬茄子,苦瓜炒鴨子,一盤辣椒,一碗米飯蠻好嘛!”這頓“湖南家鄉飯”表示了毛澤東對肖勁光緊張操勞、檢查海上閱兵準備工作的肯定和親切慰問。

  評點范仲淹詩詞

  毛澤東一生評點的詩詞很多。1957年夏,他在青島評點了北宋著名政治家、文學家范仲淹的詞《蘇幕遮·碧云天》和《漁家傲·塞下秋來風景異》。

  8月1日晚,從肖勁光家參加晚宴歸來,毛澤東對以上兩首詞作了如下評點“詞有婉約、豪放兩派,各有興會,應當兼讀。讀婉約派久了,厭倦了,要改讀豪放派。豪放派讀久了,又厭倦了,應當改讀婉約派。我的興趣偏于豪放,不廢婉約。婉約派中有許多意境蒼涼而又優美的詞。范仲淹的上兩首,介于婉約與豪放兩派之間,可算中間派吧;但基本上仍屬婉約,既蒼涼又優美,使人不厭讀。婉約派中的一味兒女情長,豪放派中的一味銅琶鐵板,讀久了,都令人厭倦的。人的心情是復雜的。所謂復雜,就是對立統一。人的心情,經常有對立的成分,不是單一的,是可以分析的。詞的婉約、豪放兩派,在一個人讀起來,有時喜歡前者,有時喜歡后者,就是一例。睡不著,哼范詞。”

  以“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而名垂千古的范仲淹,一生存留下來的詞很少,僅有五首,皆為精粹,而代表作《漁家傲·塞下秋來風景異》最負盛名,開拓了詞的新境界,開了邊塞詞的先聲,被人譽為“窮塞主之詞”。

  毛澤東評點的這兩首詞,詞情蘊藉、婉約絢麗地表現了鄉關之思之愁,但又兼有豪放之長,寫得境界開闊、蒼莽壯觀。所以,毛澤東說這兩首詞介于婉約與豪放兩派之間,可算中間派;但就其題材而論,面較窄,主要是寫羈旅之愁思和久戍邊塞之愁苦,將愁思愁苦寫得蒼涼而優美,所以毛澤東說它們基本上屬婉約。

  毛澤東在青島評點范仲淹的這兩首詞,是在什么樣的心境之下呢?從南京到青島,從7月12日到8月1日,時間不算短。在南京時,毛澤東本來想去長江三峽游泳的,因為那里水流太急太危險,沒有得到政治局批準。來青島后,天氣時陰時雨,毛澤東得了感冒,中斷了游泳。建軍30周年,因為身體原因,又沒能檢閱海軍,只能去湖南老鄉肖勁光家吃家鄉飯。這些因素,可能使毛澤東想起了范仲淹的這兩首詞。

  接見緬甸國會訪華代表團

  7月24日下午,以緬甸聯邦民族院副議長德欽·登貌為首的緬甸聯邦國會訪華代表團一行16人,從莫斯科乘飛機到北京。當晚,劉少奇舉行了歡迎宴會。26日中午,周恩來舉行宴會招待他們。

mp48762024_1450546008269_4.jpeg

  8月2日早晨,代表團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劉貫一陪同,乘飛機來到青島參觀。同日,周恩來也從北京飛來青島。當晚10點多,毛澤東、周恩來在市政治協商會議會議廳接見了緬甸國會訪華代表團。會談后,毛澤東、周恩來與訪華團合影留念。

  8月3日,訪華團離青去上海。

  到8月4日,中共中央在青島的工作已基本結束。由于青島的干部沒有參加毛澤東主持召開的會議,部分市級干部只參加了周恩來主持召開的民族工作座談會和海上閱兵活動,因此市委提出請毛澤東與當地干部合影留念。毛澤東同意了。8月5日17時許,市委、市政府和各區委、區政府的科級以上干部、駐青部隊少校以上軍官及在青開會的全國人大與少數民族代表分三部分,在青島第一體育場北大門東側看臺上排列整齊,靜靜地等待著。17時30分,體育場大門緩緩打開,毛澤東、周恩來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緩緩走進了體育場。體育場內頓時掌聲雷動,經久不息。

  五次乘車游覽市容

  毛澤東在青島時,每次外出總是讓司機開車多轉些路,以便觀賞街景,并曾5次專門乘車游覽市容。

  他常常饒有興致地側身看著窗外:紅瓦綠樹,碧海藍天。在蜿蜒曲折的山坡丘陵間,古典的、現代的、東方的、西洋的、各具特色的、風格迥異的建筑星羅棋布,珍珠般錯落有致地鑲嵌在這里,構成一座博采眾長的“世界建筑博物館”。雪松、紫薇、碧桃、海堂、梧桐,簇擁在蜿蜒起伏的道路兩旁。毛澤東曾不止一次地說“這里很好!”

  惜別青島工作人員

  8月11日早晨,天不亮毛澤東及其身邊的工作人員就在作離青的準備。毛澤東吩咐:早飯回北京吃。還吩咐:不要驚動正在睡覺的那些青島的工作人員。其實,這樣的秘密是保不住的。聽說毛主席要走,大伙都起床了。毛澤東得知后便吩咐,即刻接見全體青島工作人員。大家都到齊了。毛澤東說“我要回北京了,對你們表示感謝。”這時,有的工作人員哭了起來。

  毛澤東問:“你們哭什么?是不是還有什么冤屈?”大家回答:“不是有什么冤屈,是主席要走,我們舍不得主席離去。”

  毛澤東說:“這樣吧,我們一起合影留念吧。”接著便把新華社攝影記者侯波喊了來。但遺憾得很,這次沒有膠卷了。主席說,“這也沒有辦法了。你們都把名字報來,我回北京后給你們每人寄一張照片來。”大家報以熱烈的掌聲。

  毛澤東說話是算數的。不久,青島的工作人員每人收到一張毛澤東在中南海的全身照。每張照片的背后都寫著收到者的名字。雖然不是他的親筆字,但大家激動不已。

  毛澤東從樓中走出來,跨進車門。汽車緩緩啟動,朝大門外開去。院中靜得出奇。值守最后一班崗的警衛戰士全部面向汽車駛去的方向,以標準的立正姿勢佇立凝視,許久許久。

  9點多鐘,一輛黑亮的轎車徑直停在飛機舷梯前面。毛澤東那魁梧的身軀出現了,他身穿白襯衣、灰色長褲,都很寬松,腳蹬黑色布鞋。毛澤東微笑著與送行的人們一一握手道別,轉身登上舷梯,健步走上頂端,又轉回身來慈祥地笑著,揮了揮手。飛機起飛。

  毛澤東離開青島后,中央有關同志說毛主席對青島的印象很好,以后每年毛主席都要來青島。為此,青島市委又特別把迎賓館裝修一番,并環繞迎賓館修建了圍墻,形成現在占地面積達2.6萬多平方米的大庭院,院內種植了果樹、花卉和各種觀賞植物。

  青島市委還特向中央打報告,請示要把毛澤東開會的小涼亭和住的地方修成毛主席紀念館。中央沒有準批。

  然而,此后,毛澤東再也沒有來青島。

  (來源:中共青島市委黨史研究室《毛澤東主席在青島的日子》,文章有部分刪減)

責任編輯:張兆新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青島日報官方微信(qddaily)

網友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青報網立場。

關于我們 | 營銷服務 | 法律顧問 | 版權聲明 | 新聞許可 | 人才加盟

[email protected] dailyq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青島日報/青報網

内蒙古十一选五杀号技巧公式